大槐宫里着貂婵,行到江南知是梦,雪压渔船。

溯江而上

© 溯江而上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小帕西先生的葬礼(片段)

    他不能领走尸体,因为他不是阿历克斯法律意义上的亲属。
    胸口别着圆珠笔的管理员清了清嗓子,低声问他能否联系死者的亲人。
    “当然,女士。”他说。“谢谢。”

小帕西先生的葬礼(片段)

      去年的秋天,他和阿历克斯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去规划一个圣诞假期。阿尔卑斯山北侧的小木屋,有个大小合适的壁炉。安东尼会把所有的食物裹上淡黄色的奶酪,就着发苦的啤酒吃下去。
      美好的计划被如同雪崩一样轰隆砸下的特别任务打破。圣诞节当天他扛着冲锋枪,口袋里鼓囊囊的塞满了弹药,后腰别了把伯莱塔,靴子里插着军刀,试图把一个线人平安的从阿尔努斯坦的另一端挖出来然后送到使馆。
      阿历克斯稍微幸运一点。他几乎溺死在报告的海洋里,重复地向...

小帕西先生的葬礼(片段)

他没来由地想到胡阿尼的使馆,他的房间里可以看到这座城市的日落。低矮的丘陵在地平线的最前端,之后是被撒上金光雾茫茫的城市,他能看到古老的宣礼塔,殖民时代留下的维多利亚风格的俱乐部,石油商们早早亮起景观灯的院落,被改建成寄宿学校的旧天主教堂,还有大多数的,高低起伏的灰矮平房,人群在其中穿梭。他在那个有着咸湿海风和棕榈树的城市生活了三年。作为年轻有为的文化参赞,出身优越的外交官,MI6的情报站长,以及安东尼·布兰顿该死的男友。

社恐重症患者,痛恨一切可能会尴尬的交流。

焦虑的要炸掉了